莺歌婉转

春日莺啼。

(梦境记录1)

又梦见丧尸了🧟‍♂️……起初是我接到一通电话要和一个男性一起去一个宅子里拿文件,到了那里之后却发现没有人。一个房间的桌子上有个神奇的入口,我和那个男生一起进去后,发现这个入口连接海底,一个女性正在设宴招待客人,她突然给我们下了个任务,说是要我们去隔壁的办公室去拿她的项链上的一颗宝石,到了办公室以后却发现根本没有宝石,一瞬间我们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宅子。
这时候却从隔壁听到了声响,我以为有人,过去一看,被吓死了,男女老少个个神情古怪地向我这边跑来,幸好那个男生手脚灵敏,用一根长棍封住了他们的路。他拉起我的手就开始狂奔,好不容易逃出宅子以后,却发现路上已经都是丧尸了。他拉着我躲进一辆车,开车逃跑。 一路上丧尸吃人的情形让我直反胃。车不知怎么回事开到了死胡同里,我们跳下车,丧尸堵出我们的路,那个男生一把把我推了出去,自己单独留了下来对抗一群丧尸。我跑啊跑啊,终于躲进了政府划分的安全区,我用我支付宝里仅有的一些钱,在街角小巷的一家小店里买了一瓶农夫山泉一袋手指饼干和一包好吃点,未来的逃亡之路就靠它们了。我寻思着去找找父母,看看他们是否还安全。在路上看到几户街边的房子里走出来的富人,从他们口中听到他们的亲戚未能幸免于难。我接着拐进了一个小弄堂里,铁丝网的隔离给不了我任何安全感,我看见一个少女丧尸趴在铁丝网上嘶嘶地对我叫着,我害怕地赶紧逃走。拐了好几个弯,终于快到我家附近的街区了,只是这里已经不属于安全区了,路上寥寥行人,街角上还有未干涸的血迹,我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哭喊着向家中跑去……

答应我,从今往后,淡然处事,笑对生活。主,七夕快乐。

莺啊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等到了!啊啊啊啊啊!

婶:(眼泪汪汪)莺~莺~你明天帮我考德语吧quq
鶯:嗯?什么文字不认识。
婶:你骗人!!!你明明是德国柿子!(´;ω;`)
【明后天要考德语的怨念】

#每日一首#drehen旋转,转动

==突然想起好久前立的flag。千子来就买吊带袜来着......那就买吧,当做给他的520礼物x

为什么手机版一定要带图啊……就拿刚买的秋声老师的书镇一下,顺带表白一下秋声www
其实……是记录博多……没想到我真的卡博多卡这么厉害QAQ 不知道多少层了,从来再来吧
1.小叔叔
2.安定

3.博多!!!!!!!!!!!啊啊啊啊啊啊大家都在等你欢迎回家QAQ

【刀剑乱舞】自己想对他们说的一些话(胡言乱语)

参考我自身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比较悲观)

勿喷勿撕,深度中二

如果感到任何不适,在这里先说一声抱歉

占tag抱歉

以上

———————————————————————————————

私以为,太空中存在着许多不同的次元。在特殊的时候,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不同的次元能相够互连通。比如梦境,比如影像,又或者是书籍.......世界未知的太多,谁又说的清什么呢。

所以我坚信着存在着那个世界。2205年,豊前国,那个本丸,那些刀。

原谅婶婶不能告诉你们真名,不是我害怕被神隐,也不是时之政府的干预,而是我在你们面前,隔着冰冷的屏幕,话语穿不破的厚重的历史与空间。

很感谢阿官,用冰冷的数据幻化成生动的你们,呈现在我面前的欢笑与悲伤,如此鲜活,仿佛伸手就能触及的距离,真的好遥远。

其实我一直在想,可能我从没有真正出现过在那个本丸里。我只是恰好、恰好通过这个游戏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你们上演的那么一段故事。你们的主,可能其实从来不是我。我所做的一切其实是你们主已经做过的,我只是在重复着。你们上演的一切,也许是一段很遥远很遥远的真实。

到这个游戏关服,不是这段故事的结束,而只是我失去了连接另外一个世界的方式,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你们的主还好好地在本丸待着,你们也努力地在向着未来前进。你们不会因为主的离开而苦苦等待,不会因为主的消失而伤心绝望。你们在各自的历史中好好地活下去,我也在我的的世界里好好活下去。这么说着,似乎有推卸责任逃避的嫌疑呢,不是,真的不是,也许是我自身太过于脆弱,太过于懦弱。所谓的责任,如果会让彼此伤心,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你们不知道我的存在,你们就不会因为我的伤心而伤心了,呈现在你们面前的一直是我最真挚的笑容。然而也有人和我说过,拥有过总比一开始就没有好,起码彼此都还有美好的回忆。但现在不是这样的.......你们在那里其实一直幸福着,有伙伴,有家人,有主人,而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我也是如此,只是机缘巧合,我知道了你们的存在,仅此而已。

如此,我们其实都很幸福了啊w

见到你们,真的......太幸运了。

                                                                                       2017.3.29

                                                                                       审(?)郭嘉